活動回顧

2014“感動人心•激活正能量-青年嘉許計劃”_宣傳短片

2014“感動人心•激活正能量-青年嘉許計劃”_宣傳短片

2014“感動人心•激活正能量-青年嘉許計劃”_宣傳片1_黃敏、何嘉琪、顏植豪

2014“感動人心•激活正能量-青年嘉許計劃”_宣傳片2_陳根強、李偉陞、陸志豪

2014“感動人心•激活正能量-青年嘉許計劃”_宣傳片3_丘繼萬、陳永健、林偉燊

2014“感動人心•激活正能量-青年嘉許計劃”_宣傳片4_梁偉業、譚迪生、容儉輝

2014“感動人心•激活正能量-青年嘉許計劃”_宣傳片5_李業勤、龍綺汶、何路絲

2014“感動人心•激活正能量-青年嘉許計劃”_宣傳片6_歐鈺娜、郭守榮

2014“感動人心•激活正能量-青年嘉許計劃”_宣傳片7_鄧曉華、劉燕儀


我叫黃敏,現在是一名公職人員。

小時候,在我的家人心目中我是個不太愛社交、不愛說話的孩子,但是上學之後,小學班主任給我的評語卻是“成績雖好,惜好談話”。這句評語後來“一語成讖”,不曾想爸爸媽媽的女兒日後竟因“言語”、“口才”而發光發亮。

讀中四的時候,因着恩師的提拔,我加入了學校新成立的辯論隊,並以“主辯”身份與隊友們一同代表學校出戰“校際辯論比賽”。友方實力超群,激勵我方越戰越勇,終奪桂冠,而我也在初賽和決賽中獲得“最佳辯論員”獎項。也是那日,我參加了“潛能盡顯──第一屆全能M.C.大賽”決賽,由此打開了我的司儀之路。我漸漸明白,原來只要將“好談話”用在合適的地方,虛心聆聽導師的指導和教訓,我也可以在舞台上發揮潛能。後來,在奪得由電台舉辦的“新聲大激賞”冠軍後,我正式成為唱片騎師,進一步加深了我與舞台、咪高風的緣份。

而這些年,感恩社會各界給我機會透過課堂、講座,以及籌辦比賽,貢獻自身的綿力去培育年青新一代踏上不平凡的人生舞台。

“勇往直前,無所畏懼”,從辯論、司儀到主持,這條道路並不平坦,但我認為挫折、失敗是推向成功的動力。我想,只要向着目標和理想進發,不怕碰釘和跌倒,每個人都可以在自己的舞台上發光發亮!


我叫歐鈺娜,是一名電話網絡銷售員。

2006年,我與弟弟二人離開父母,開始寄居在澳門的阿姨家。陌生的環境讓我內心被害怕、寂寞所侵蝕、吞噬。偶然的機會,我參加了學校舉辦的服務活動,結識了許多新朋友,在他們的支持及幫助下,我很快適應了澳門的生活,慢慢變得開朗自信。大一時,我成為一名註冊志願者,繼續身體力行地參與及推廣志願服務。

我是一個喜歡行動和分享的女孩,工作之餘總會利用閒暇時間參與服務,並和朋友們分享當中的感受與快樂,努力鼓勵更多的人加入志願工作,共同成為愛的傳播者。在一眾夥伴的支持下,我擔任了“澳門青年志願者服務日2013”活動的籌委主任,與300多位熱心的志願者為2,000多名市民服務。同年,透過“E甸園-專業志願服務計劃”,我和一群青年前往貴州的山區體驗一周的農村服務生活。這是我第一次背着沉重的背包徒步上山,體驗沒水洗澡和刷牙的生活,教孩子們知識,在山裡摘梨子……這些難得的經歷讓我們這群城市青年學會珍惜、學會體諒、學會生活。

八年的服務工作,讓我能與不同的人士接觸、相處和合作,讓我的人生變得充實和滿足。生命影響生命,我希望能夠透過我對志願服務的堅持把這份服務的心感染每一個人,讓澳門這個小城的每一處都充滿愛。


我叫譚迪生,是一名歷奇導師。

2002年,我成為鮑思高青年服務網絡義工。2009年,我從瑞士完成酒店管理學位後回澳進身酒店業,並且在工餘時間繼續做義工服務。

在服務和工作中,我慢慢發現,時下青年人在迅速發展的社會中,十分需要適切的服務以幫助他們抵抗誘惑,發掘自我潛能,避免誤入歧途。於是,2010年,為追尋我對青年服務的理想,我毅然放棄月入過萬、前途無限的酒店業工作,在家人反對的壓力下正式入職月薪只有數千的鮑思高青年服務網絡。我慢慢由活動協調員,到考取不同資格的導師證書,晉升為歷奇導師。初時,家人十分擔心我會因為一時衝動而自毀前程,但當家人看着我對實現理想的堅持及決心時,他們也慢慢由當初的反對,逐漸理解,轉變成現在的全力支持。

2012年,我考入香港大學修讀社會工作學碩士課程。兩年的學習中,學業雖然繁重,但為了服務青年這份使命,我仍然堅持每週末為鮑思高青年服務網絡帶領歷奇活動。雖兼顧學業和工作並不容易,但慶幸的是,我仍保持良好的學業成績,並於2013年分別獲得由澳門高等教育輔助辦公室及香港大學頒發的獎學金。

我正努力地朝向專業的社工而奮進,我深切地期望在追尋夢想途中的青年人們,不要放棄,勇敢向前,終有一日你會抵達夢想彼岸。


我叫顏植豪,是一名學生。

從小到大,我都不是那些“突出”優秀的一員,再加上我有“口吃”的缺陷,慢慢就變得自我封閉,“自卑”也開始佔據了我的體內,成為那無法擺脫的一部分。

直到升上初中,機緣巧合下我遇到一個可以容納我軟弱的地方—YMCA。他們用友愛和主動接納,令我由一個沉迷於電子世界、不太擅長與人相處的人,也開始嘗試願意與其他人接觸;由不愛說話,慢慢變得很愛說話。接下來的幾年,我加入了他們的義工社,與YMCA好友們創造了無數無價的回憶。在義務工作的過程中,我遇到一群需要幫助的朋友,與他們接觸和幫助他們的過程中,我在他們身上學會了感恩,感恩我還有力量去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有生命力。正因為這樣,開始接納自己的不完美,從過往籠罩着我身上陰影一步一步地走出來,不再害怕自己曾經做過的錯事被人知道,不再擔心自己的“軟弱”給別人看見。

我不是完美的那一個,所以我更希望成為一個不完美的代言人,將我的故事分享給更多人聽,告訴他們:我和你都不需要比任何人都能幹,只需要給自己一個機會,讓自己的生命活出意義。人生不是馬拉松,人生不只有一個可能性,不需要當“第一名”,只需要盡力把自己的故事劇本活得快樂幸福就可以。


我叫劉燕儀,1984年在廣東省台山市出生。

1995年成為新移民移居來澳與我的父母同住。我一直像其他的女孩一樣上學讀書,無憂無慮健康快樂地成長著。直到2006年大學二年級的那個暑假,醫生告訴我,我的左腳患上骨腫瘤。自那之後,我不斷進出醫院,五年間接受過的手術超過十次,由坐輪椅代步到拄雙拐杖,學會單拐之後,病情復發又再回到輪椅上。

確診那一年我才22歲,從一個大學在校生變成醫院“常客”。2009年那一年,我在醫院住了整整九個月。儘管我已很努力地做康復治療,但是醫生卻不時提醒我要做好截肢的心理準備。我害怕過,但因為我身邊有許多善良的天使在守護我,讓我咬牙堅持了下來。我的家人、朋友,多年來不厭其煩地出入醫院探望我,甚至新年也願意到醫院陪我過年。

患病期間,我並沒有放棄學業,白天上課,晚上換回病服繼續治療。2011年8月,因緣際會下我接觸到輪椅劍擊並成為澳門唯一一個輪椅劍擊運動員。2012年我有幸代表澳門前往倫敦參加殘疾人奧林匹克運動會,並成為澳門旗手。現在我在中國澳門殘疾人奧林匹克委員會暨傷殘人士文娛暨體育總會擔任殘疾人奧林匹克委員會秘書一職。

勇者無懼,懷著感恩的心,上帝會帶領我們一步一步向前走,每個人也可以成為生活的勇士。


我叫龍綺汶,是一個物理治療師。

修讀完物理治療碩士學位後,我像其他人一樣,找到了一份穩定的工作,結婚生孩子。但沒想到的是,我的女兒早產,出生的體重只有1.38公斤。為了早產體弱的女兒,我努力學習母乳餵養的知識,最後成功完成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的兩年母乳之路。

在母乳餵養的過程中,我發現身邊有許多媽媽在餵哺時遇到問題,自己卻沒辦法解決。於是我決定在職進俢,俢讀國際泌乳顧問課程,並結合自身物理治療基礎,在醫療機構開展澳門首創的乳腺物理治療服務,治療母乳媽媽的乳腺阻塞及乳腺炎問題,幫助媽媽們用非藥物的方式縮短病程。創立新療法的過程並不容易,但在短短一年半之間,我已經服務了1,000多個臨床小時,幫助了無數的母乳媽媽堅持下去,她們的每一個微笑及“謝謝"都是我努力下去的理由。

除了物理治療服務,這一年來,我亦致力參與澳門母乳協會的活動,擔任協會的創會理事長一職,為支持及幫助母乳媽媽成功餵哺母乳不遺餘力。比如,隔月舉辦義診服務,舉辦講座提高市民對餵哺母乳的認識等。

從來沒有想過渺小的自己可以為別人做點甚麼,但原來只需要用關愛的心去思考別人的需要,毫不猶豫地向他人伸出援手,這是我最大的得著。


我叫邱繼萬,是一名教師。

一顆碎石,可以在水中激起一串串漣漪;一個生命,也會影響着一個個生命。對此,我深信不疑。

2009年,為推廣志願服務,勞工子弟學校創建了“勞校學生志願者協會",自那時起,我便增加了一個新的身份―“勞校學生志願者協會”輔導老師。

在生活成本逐漸增高,資源日漸緊張的澳門,許多人認為,參與志願服務不僅沒有報酬,更浪費時間,然而我卻並不認同,因為我相信,生命影響生命,若每個人都能為身邊的人多做一點,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便會縮短一點。

擔任志願者協會輔導老師的五年裡,我找到動手實踐自己的信念的機會,投入大量的時間到志願服務中。雖然耗費的時間與心力非常多,但與一群學生一起組織志願活動,一起在學校推動更多同學參與志願服務,我發現自己不僅沒有厭煩志願服務,而是漸漸愛上了參與志願服務。

時至今日,有許多曾參與志願者服務活動的同學,因着對服務的熱情,開始修讀社工、教師、護士等專業,所以我更確信,生命在影響生命,我期望,能有更多人一起動手實踐,傳揚“生命影響生命”的信念!


我叫梁偉業,是一名社工。

自小喜愛籃球,過去在沒有老師和教練的情況下,自己努力練習參加比賽。中一的時候,我開始做義工,在因緣際會下創立了鮑思高青年服務網絡籃球隊,在“不放棄”和“零粗口”的宗旨下,開始我們的征戰之路。

頭兩年比賽,因沒有教練的指導,幾乎場場必輸。好不容易請來教練,隊伍的實力慢慢有所提升。2003年暑假我們打進冠軍爭奪賽,以為有機會打贏當時澳門最強的球隊,可是因實力懸殊,最後以40分之差輸了比賽。但當時我們都很開心,因為我們從沒有想過放棄,我想真正享受籃球就是這樣的吧。

在球隊學到不輕易放棄的態度幫助我面對各項挑戰。升大學時,想讀社工系,但這對於一個理組學生來說是十分困難。最後我還是考上教育系,在大學第二年成功轉系到社工。畢業時,我告訴自己,只要有決心,凡時都有可能。

踏入社工路,最興奮就是能夠以教練的身份重組鮑思高青年服務網絡籃球隊,只要青年想打籃球,我都會盡力幫助他。像十年前的鮑思高青年服務網絡一樣,“不放棄”和“零粗口”是我們的目標,嘗試用社工技巧結合籃球,讓青年將團隊精神帶到生活當中,保持信念,面對人生挑戰。

從創辦鮑思高青年服務網絡籃球隊到現在,我們的理想很簡單,那就是為青年人提供追逐理想的機會,實現自身的價值。


我叫何路絲,是一名普通教師。

我出生自北區基層家庭,從小到大一直在澳門成長、接受教育。大學畢業後,我決心成為老師以延續教育和服務青年人的使命。我亦服務於扎根在北區的教會,因為在北區,我聽見基層人士的需要和渴求。

從2004年起,我開始在教會帶領青年人策劃社區關懷工作,希望藉此影響社區及建立少年人的生命。我決意用我的生命影響下一代,我深信唯有建立人的生命,才是具有永恆的價值。現在,昔日的少年已長大,看到他們也在建立別人的生命,自發地組織、推動身邊的人關注和回應社區的需要,令我倍感欣慰和自豪。

近年,眼看澳門貧富差距日益嚴重,澳門人不能再只顧自己的事,越來越多的人需要社會的關心。我利用社交網站,設立關注及揭露基層人士需要的專頁,同時組織一群大學生推廣及恆常實行“平等分享行動”,目的是與基層人士分享資源。每年暑假我也會組織青年人到外地作義務工作及平等分享,我們曾到訪過內地、泰國、印度及三度到訪孟加拉。

作為教師的我,深感世界的教育資源分配極不平均,我也深信知識改變命運。所以我有一個夢,我要好好裝備和操練自己的教育專業知識,預備日後能走到更多教育資源比澳門缺乏的地方,與當地老師和學生分享我所擁有的知識。


我叫林偉燊,是一名學生。

每當我失落的時候,我總會翻一翻家中那凌亂的書架,在這當中一張鮮綠色的卡片總是特別地顯眼,每次細閱這張卡片,我就會想起在我生命中最有意義的那一天。

那是數年前的一個早晨,我們全家懷着焦憂的心情踏入了根德公爵夫人骨科醫院。正當我在想着自己還有没有機會甦醒過來的時候,眼前的麻醉師已經慢慢變得模糊了起來,之後我被帶進了一個黑暗的空間。我失去了意識……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居然醒了過來。一個熟悉的面孔在我耳邊輕輕地對我說:“兒子,還痛嗎?”話音未落,一股強烈痛楚,就像無數的小炸彈在骨頭裏同時爆炸一樣地痛穿過整個身體,我大聲地哭喊出來,然後我看見她那驚訝的表情和眼角的淚光,我知道我把她嚇壞了。

待我們都平復以後,她把一張綠色的卡片遞到了病床邊,原來這張卡片上密密地寫滿了師長、朋友們給我的鼓勵說話。我仔細地看着當中的每一字每一句,眼淚情不自禁地滴落下來,原來這一天我並不孤單,也不再寒冷。

就是這一天,一個令我感到自己真正存在的一天。這一天,雖然改變了我的人生,但也讓我感受到這裡的愛,它教導了我要用更積極的想法去面對困難;這裏可愛的人,讓我懂得必須要珍惜身邊所有的人。不管未來走得多累,我知道總會有人陪伴在左右,那就是我的家人和我的師友。

沒想到,一個計劃竟然改變了我對生命的態度。它的名字是「學長扶助計劃」,簡稱PSP,是一個由學長們幫助大一新生盡快適應大學生活的計劃。學長們為我們舉辦聚會、社區服務等活動,讓我們度過了非常精彩的大一生活,同時使我有一種身處「家」的感覺。

我也很希望身邊的朋友跟我一樣得到相同的關懷,讓這份愛的精神傳出去。因此,我堅持從大二開始一直參與該計劃,也令滿腔熱血的自己成長了許多。學懂關心朋友、變得主動、更充滿正能量。雖然當中遇到很多困難,如學弟妹的不理解、缺席活動、對自己能力的懷疑等,但當我看到一個又一個的新生因為 PSP 而得到了關心,從被動沉靜變得開朗活潑,就更讓我相信自己和一班志同道合的拍檔所作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其實,生命十分短暫,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去做。我大學畢業至今已兩年了,身為財務策劃員的我還一直在心中保留著PSP的精神,希望可以用我的正能量和態度去感染每一個人。生命影響生命,這彷彿變成我的使命──讓澳門這個小城充滿正能量。


「我要實現更多人的夢想,這就是我的夢想」。我是一位願意把天馬行空的想法付諸行動的年青人,喜歡向身邊的朋友分享每個看似不可能的夢——我是一個賣故事的大男孩。

若果在追求夢想的過程中,除了一份的浪漫,還加上對社會的貢獻,這必能成為一齣問鼎國際的奧斯卡的傳奇電影。

我夢想建造一個「1%夢想實驗室」,透過這個看似不可能的建造計劃,證明只要你堅持,夢想必能實現。並透過「實驗室」招募世界各地有正面夢想的年青人來參與這個計劃,發展自己的夢想,對世界作出貢獻,使更多的人夢想成真。我正在為自己的夢想努力當中,你呢?

我還有一個特別的習慣,就是每天搭乘巴士落車的時候都會對司機說:「唔該司機。」雖然我只是付出了一點的力量,但相信微小的力量也可以影響身邊人和事,推動社會進步。


在四年多的社會工作歷練中,真正感到最有價值的地方,就是見證青少年一步步的改變,回想起阿欣是我第一位個案,當時她經常打架、離家出走,且在生活中找不到定位,同時對將來沒有希望,認為自己沒能力改變。當時的我面對她的狀況,也替她感到很難過及痛心,還一直在問自己:「我,可以為她做什麼呢?」

但經過一段時間的跟進後,她曾經與我分享「感謝你在我生命中陪伴,感謝你讓我的生活有彩虹,感謝你讓我看得到我的將來。」我聽完之後也按不住淚水,原來我曾經放在她心中的種子已經萌芽,亦是與阿欣的「點滴作用」起變化──「點點滴滴在心頭」。

這段歷程讓我更堅定了服務人的信念,應把握陪伴青少年的機會。我也慶幸能參與青少年生命的一部份。陪同他們到警局,拘留待天光;戰戰兢兢地陪伴離家走出的青少年回家面對家長;與她一同面對未婚懷孕的歷程等經歷,雖然這些陪伴未能即時看到轉變,但我深信這是我與青少年同行成長的「種子」。

社工是一步一足印的,沒有捷徑、秘訣;過程中總有氣餒,但我深信,切身處地陪伴他們走過人生的「峰與谷」,他們的小轉變,正是燃點著我工作上的「火」。

社會工作,「辛苦,但開心」共勉之。


十八歲的我,是一位學生,在這個應該洋溢青春的年紀,我卻只能每天待在蒼白的病房,默默地承受著痛苦,因為我得了淋巴癌。經過第一次手術,在後面等著我的是無窮無盡的化療!化療的過程是殘酷的。每一次化療,我都眼見著藥物慢慢流進體內,感覺到彷彿有異物在體內流動,同時口中充斥著鐵鏽味,頭重得快掉下來,整天都很疲倦,吃什麼都吐,接著第二天又繼續另一次的化療。

經過第一期的化療,我頭上的青絲已經七零八落了,手指和肚子上也漸漸出現了黑斑。我望著鏡子前的自己,稀疏的頭髮,大大小小的斑點,憔悴的笑容,像是個命不久矣的老翁。我問上天:「爲什麽?爲什麽是我?難道我的一生只能這樣了嗎?」不,我不要!我的人生要由我來掌握,我深信我一定會好起來的!之後,憑著堅毅的意志和樂觀的心境,克服了重重的障礙,完成了六期的化療!

兩年後,病魔終於被控制。經過這件事後,我明白到每個人的人生都是光明的,只在乎你怎樣去看。可能,我的人生比其他人要苦,但我卻很享受因此得到的寶貴經驗。當我在參與社會服務工作的時候,跟其他人分享這段經歷總是令我感到分外的甘甜。


本來視力正常的我,在十四歲的時候,因家族的遺傳病引致眼疾,使我的視力逐漸下降。禍不單行,父親竟於十七歲那年病發,並不幸離世。面對雙重的打擊,我仍堅持繼續完成高中課程。

但因為視力下降,我在高中時期需要使用放大鏡幫助讀書,幸得老師的幫助才順利畢業。畢業後,本來希望能入讀大學,但當時報考的大學未能提供協助,無奈只好在社會找一些簡單的工作。但在2007年,由於病情加劇,使我失去全部視力,只能放棄當時的工作,並每天向上帝祈禱。不久,我經澳門明愛介紹認識了一名正在聖若瑟大學就讀的失明學生,他教我如何使用電腦,更鼓勵我去報讀大學。在2008年,我開始修讀心理學。剛開始時我感到十分吃力,曾想過放棄,但幸虧有學校的教授和同學的鼓勵和幫助,我逐漸適應,成績也逐年提升,並在2010年和2011年獲得獎學金。

去年,我與一班視障人士及其家人共同組織了一個機構,去幫助有需要的視障者及其家人,並透過社區教育讓市民更了解視障者的能力和生活。我現在擔任該會的副理事長,負責籌備活動、書寫文件及協助視障人士等工作,另外亦在一間團體任輔導熱線義工。現在,我開始修讀輔導及心理治療碩士課程,希望能成為一名心理治療師或輔導員。我從需要人幫助變成幫助有需要的人,更想特別幫助單親家庭和殘疾人士。


我曾是一位花式單車運動員,在過去十三年的運動員生涯裡,嘗盡成功與失敗。我曾經贏取超過二百面獎牌,多次創下亞洲新紀錄,2005年更獲特區政府授勳體育功績獎狀。但我的運動生涯並非一帆風順,因練習過度,導致我的膝關節勞損,需多次接受物理治療。2007年在一項大型比賽前練習雙人花式單車時,我失足倒地壓在妹妹身上,使她肋骨破裂。比賽輸了,更令妹妹受傷,我跌入運動生涯谷底,且非常自責。後來經過妹妹與教練的鼓勵,我重新振作,在2009年東亞運動會上與她演繹了一場漂亮的賽事,為澳門隊贏得首面金牌,可謂達成理想。

我的父母是以捕魚為生,甚少回澳,因此培養出我刻苦耐勞、自律勤勉的性格。升讀大學後,為了證明修讀體育運動專業是為了學習而不是虛度光陰,我十分努力,大學四年均取得體校全級第一的成績,且獲取了七個奬學金。

現在的我除了任職體育教師外,更每天為澳門單車青年隊當義教。人生在於發奮和堅持,我在花式單車中找到夢想──由冠軍夢的追逐到成為一個真正的體育教育家。運動影響了我的生命,而我希望用自己的生命影響更多人的生命,以自己經驗所得的體育精神回饋社會,帶給澳門青年更多正能量。


1999年,我第一次接觸劍擊,開始時因場地所限只可於學校室外的榕樹下練習,當時還受到父母的反對。第一次參賽,初賽便已慘遭淘汰,但後來於2001、2002及2003年連續三年獲得澳門重劍全年總冠軍,其後再於2007、2010及2011年奪得三次重劍全年總冠軍,還代表澳門參加多次國際賽事,更於2002年出戰南韓釜山亞運會闖進亞洲二十名。

在2002年至2004年期間,我籌辦了三屆劍擊校際比賽,為校際劍擊賽先驅;2004年,帶領學員赴山東青島參與全國中學生劍擊賽,並資助部分學員參賽,最終隊員勇奪一項全國冠軍及數個獎項,為澳爭光。

在就讀大學二年級時,我在校內成立了劍擊社,身兼會長和義務教練。因有此經驗,在2005年獲邀協助籌辦一公務員文化社團並擔任副理事長,義務為大眾籌辦各項文化活動。在2008年四川512地震後,我曾赴災區了解災情並探訪災民,為災區學童送上慰問及祝福,返澳後又即籌辦籌款活動,旨為災區援建臨時學校。

現在的我是一名公務員,但仍經常在校園間推廣劍擊運動,並義務兼任社團/協會的職務,冀能繼續培育人才、服務社會、回饋社會。


十年前我隻身來到澳門求學,由一句粵語都聼不懂,直到一年之後終於可以用流利的粵語與本地人交流。2003年擔任第七屆世界武術錦標賽司儀,是我第一次作爲澳門一分子站在國際賽事的舞臺上服務全球參賽者。自此,我開始更多地參與本地活動。2008年爲了更全面了解澳門的社會現狀,我參加了本澳某社團的培訓計劃,自身成長的同時亦將計劃推廣給身邊的朋友,讓更多的青年了解及關心社會的發展。2009年我更加入了該活動委員會服務至今。

十年來,我與澳門的感情從陌生、了解上升至熱愛,並將這份愛傾注到日常的工作中。因升學與澳門結緣,我深知教育對青年成長和社會發展的重要性。目前正攻讀博士學位的我任職大學招生處,每年都會到各中學向學生們介紹大學的課程,用自己所學的經濟、法律、博彩、會展、文化傳播等各類知識,在學生面前構建起一幅澳門的全景圖及未來藍圖,希冀學生可以在藍圖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爲更好地建設澳門的明天而拼搏。


我在16歲那年隨父母移居澳門,彼時父母忙於生意,常在內地與澳門奔波,故無暇照顧家人。生活的突然轉變,家人的聚少離多,語言的溝通障礙,導致我日漸孤僻和自卑。這讓我只能借文抒志,没想到老師竟看中了我的文筆,鼓勵我參加寫作比賽。2005年,我第一次參加澳門文學獎詩歌比賽,竟獲得了三等獎,這鼓勵了我,讓我開始了寫作的旅程。分別於2007年、 2009年和2011年,榮獲澳門文學獎散文比賽二等獎、詩歌比賽三等獎、小說比賽二等獎,以及粵港澳詩詞比賽優秀獎。

如今的我是一名博彩從業員,在工作以外,我加入了澳門普通話演講會,不僅參與了會務工作,擔任會長和總監職務,還經常參加比賽。2010年,參加普通話演講會評論比賽及幽默演講比賽並獲得冠軍和季軍。2011年,獲得普通話演講會傑出演講員榮譽,同年參加港澳區普通話備稿演講比賽並獲得亞軍。

現在的我相信,只有更強大的意願才能造就更強大的生命。


回想少時的我非常反叛,只醉心於足球及吃喝玩樂。就讀初二那年與家人和師長關係甚差,並因嚴重的家庭暴力問題入住了九澳雷明道寄宿學校宿舍,亦曾不知天高地厚,對即將臨盆的班主任破口大駡,令她痛哭於教員室。因為無心向學,我行我素,連中學課程都未能完成。

但是因為一個機會、一番說話,卻改變了我的人生。在一個巧合的機會下,我參與了澳門第一部真人真事的勵志電影《黃金屋》,並擔任男主角阿威,在演繹角色的同時,我漸漸認識到樹立正確人生方向的重要性。同年,從肝腫瘤病死裡逃生的父親對我說:「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父親老了,剛從鬼門關走出來,我對天講,只要讓我見到你18 歲長大成人,就心滿意足,別無他求……將來你是龍,則上天;你是蟲,則下地;但都是我的兒子,父親會支持你。」這一番說話令我立志要發奮用功。

之後我決心離開澳門,到澳洲升學,終於明白到「書到用時方恨少」的道理,經過八年的努力,以最積極向上的態度面對所有人和事,回澳後於兩年內同時全職工作、教育、進修並創業。現已成為一名小有作為的建築師,不僅在澳門聖若瑟大學和澳門旅遊學院擔任兼職導師,還免費開辦不同的設計工作坊,只爲教導培育年青人。此外,同期更於香港中文大學完成高級環境規劃技術理學的碩士課程,並創辦品牌「Pattern」。


Responsive image

主辦單位:

Responsive image

承辦單位:

Responsive image

協辦機構:

Responsive image

澳門青年聯合會 版權所有